Array

“第二代表”(Second Watch)的神奇探险之旅

品牌

一眼望去,人人都会认出 Swatch。与其他腕表品牌相比,Swatch 自有其独特之处。独特在哪儿呢?是外观、颜色还是塑料?也许是设计吧,或者说是瑞士制造的印记,加上灵活多变的百搭特质。不论佩戴者属于哪个年龄层,或身处何种场合,总会有多款 Swatch 腕表适合他们。不过,市场覆盖率只是 Swatch 众多光环中的一个。Swatch 还是一种态度,一种生活方式和一个视角。Swatch 令观者心动,而佩戴 Swatch 则是一种沟通,一种无声的诉说,即心灵沟通。

Swatch 革新

Swatch 的故事是技术革新的故事。1983 年,一种瑞士制造、价格亲民的塑料腕表横空出世,给业界带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夜之间,腕表摆脱了作为时间测量工具的单一性,蜕变为一种新的语言,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无声诉说。手腕轻动,不论是喜悦的心情、大胆的宣言或暖人的微笑都可以通过 Swatch 腕表传达。30 多年过去了,革新仍在继续:Swatch 在述说,每个人都懂的。

曾有一时,并非如此。

探险初始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瑞士表是一种精工打造的产品,一种具有独特价值、足以代代相传的计时器。拥有者终其一生,将其奉若至宝。瑞士表内的机芯,是手工雕琢的精密机械,它代表着一种近乎永恒的文化,即使偶有改变,也必经深思熟虑,即便是这种变化,其过程也缓如冰山消释。瑞士表也会引入新款,但工艺流程的变化极罕极微。然后呢?危机来袭。虽然并非完全出乎意料,但对其听任忽视的时间也过久了。一夜间,来自亚洲的石英表如洪水猛兽般充斥市场。这些表计时精准,其精度至少可与最优秀的机械表媲美,同时价格低廉。因此,不会花去你几个月或几年的积蓄。更糟的是,人们在购买这些表!就连瑞士人也在购买便宜腕表!

正在发生什么,无需天才也能料到。短短几年时间,瑞士表的出口值锐减至半。瑞士表的市场份额从 50% 陡降至 15%,而来自亚洲的竞争,将瑞士制表业的职位从 90,000 个削减至不足 25,000 个:瑞士制表业已成为濒危种群。

就在此时,Nicolas G. Hayek 出场了。他的激进方略和革新思想,将这一行业的濒死危机转化为今日史无前例的欣欣向荣。在 Nicolas G. Hayek 的宏伟思想中,“第二代表”是一个重要理念。它不是精工雕琢的昂贵珠宝,而是一种全新、诱人的自我表述方式和感情抒发方式:优雅、动情、挑衅、诱惑… 另外,由于价格不致令人口袋洞穿,第二代表推出后不久,又诞生了第三代和第四代… 直至今日。2006 年,Swatch  为第 3 亿 3 千万块 Swatch 腕表的诞生进行了庆祝,而在 2015 年,Swatch 继续强化其全球最大品牌之一的市场地位。在世界各地,Swatch 以生产符合时代和时尚趋势的腕表闻名业界,这些表妙趣横生、绚丽多彩、挑人心弦。

在成就品牌辉煌的旅程中,Swatch 树立起令人歆慕的全能创新者声誉,将创意智慧应用于从研发、技术到产品设计、生产、营销、沟通和零售分销等各个环节。

从缓慢、耐心的精工细作到高科技设计和高速生产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面临便宜石英表的日益流行,丰泰内梅隆(纳沙泰尔)的一组工程师开发出一种称作“Delirium Tremens”的超薄豪华金表。这是当时世界上最薄的表,仅厚 1.98 毫米(后来达到 0.98 毫米)。

作为对亚洲挑战的初步应对,这种表的秘决是大胆简化。传统的三分法(机芯底盘、表壳和框架)被单一机芯表壳替代,其底部同时也是机芯的底盘。但纤薄、昂贵的腕表,并不足以对充斥市场、价格便宜的石英表发起竞争。因此,必须引入更为大胆的方式,在力求简化的同时,积极探索新材料、新方法,以求制造出全新的瑞士表。新瑞士表由合成材料生产,防震、精准、适合大生产、价格亲民、色彩多样化…

首批 Swatch 腕表正体现了这些特点 – 高品质的瑞士表,采用塑料生产。在产品上市后的数周和几个月内,Swatch 在全球掀起风暴。自那以后,这一品牌持续不断地挑战科技极限,引入了从塑料、不锈钢、铝合金到合成纤维、橡胶和硅胶等材料,种类繁多,令人赞叹。Swatch 公司持续探寻新方法,将纹理和颜色呈现于日趋丰富的形状之上。同时,具有创新思维的设计师们,也在充分利用科技带来的一切优势。名为“Revolution 51”的技术,颠覆性地缩减了零部件数量,实现了开创性的组装方法。而特殊的包装工艺,又演绎出叩人心扉、夺人耳目的表盒。在设计、材料和生产技术方面的不断进步,甚至让  Swatch 生产出符合更多普罗大众消费水平的机械腕表。值得一提的是,Swatch Sistem51 将革新带入机械表生产:2013 年,Swatch 展示了有史以来为自动装配线设计的首款机械表。这一变革性的新设计,将自动(自上弦)机械表的动态机械和设计领军的 Swatch 基因融为一体。透明的后表壳、环转子和延伸的可印刷表面,令机芯更加诱惑十足。同 30 多年前的首批 Swatch 腕表一样,Sistem51 向瑞士制表业发起挑战,推动自我创新。Sistem51 拓展了机械表的视野,其价格比最亲民的瑞士机械表还要低很多。自 2013 年首发以来,由于 Sistem51 的市场需求迅猛增长,公司多次提升生产能力,以满足需求。

营销与沟通

创始人 Nicolas G. Hayek 的“第二代表”,从来不只是一款表,而是一种沟通方式。它是一款“会述说的表”,其设计足以让佩戴者展示自身特质与感受。因此,看到 Swatch 极其重视客户沟通也不足为怪了。当前,创意零售是行业趋势,Swatch 的独立品牌店铺、超级店、店中店和零售亭遍布全球。今天的 Swatch 销售网点利用高度模块化的环境营造洁净、简便的氛围,从视觉上突出了腕表、色彩及创意设计,让产品作自我介绍。您可以在纽约市著名的时代广场超级店,上海的 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巴黎的香榭丽舍大街超级店,北京的王府井大街及香港的陆海通大厦亲身体验这一理念。这些地点为在五大洲著名位置开设店铺打下基础。

2013 年,Swatch 在瑞士巴塞尔的年度钟表展上举办了 30 周年庆。宽敞的“巴塞尔世界”(Baselworld)摇身一变成为 Swatch 星球,星球每天变化,向观众呈现这一品牌的丰富多彩,并同时为新开发的 SISTEM51机械表充当首发平台。展览上使用的原型表,吸引了来自一般媒体和本行业的极大关注。Sistem51 展示了 Swatch 和 Swatch Group 的创新力,同时也向机械制表业发起了挑战:通过创新、区分市场和利用先进技术,让自豪的瑞士制造传统获得新生。

Swatch Club

起初,Swatch Club 是为 Swatch 腕表收藏家和粉丝们聚会与分享热情(展示、交换和交流最新款 Swatch 腕表)而设立的。今天,Swatch Club 已蜕变为一个全球性社区。Club 帮助 Swatch 通过社交网络进行营销,并借助针对不同市场和语言的网站,同会员和粉丝互动。Swatch Club 一天 24 小时将大家聚在一起,这些粉丝热爱艺术、热衷运动、紧追最新时尚生活趋势和最新消息。他们同全球各地的其他会员分享乐趣与品牌体验,在网上和现场活动中与运动员、艺术家和 VIP 们见面,尊享 Swatch 体验。他们通过 Swatch.tv、Swatch 特殊款腕表、内幕消息及未来新品早知道等方式徜徉于 Swatch 世界。

Swatch每年向会员推出一款新表,其设计兼顾全球 Club 社区的特点。最近, Swatch Club 开始向已购买本年度首款 Club 腕表的会员推出第二款腕表,并通过一系列充满创新精神的“Swatch Up Your Night”派对,从年轻人中吸引新会员。在这些派对中,大家可看到电子音乐界的著名人物。

最初,Club 只是一个收藏家们会面和交换 Swatch 的场所,一些会员将对 Swatch 的热情推向了新高度。2011 年,瑞士收藏家 Peter Blum 的私人收藏在香港拍卖会上以 650 万美元售出。2015 年,以 Swatch Art Specials 艺术家作品加持的 Dunkel Swatch 腕表藏品,再次于香港拍卖会以 600 万美元的价格成交。

Swatch & Art

Swatch 自创立之初即与艺术结缘。正如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首次现身的流行艺术一样,Swatch 腕表的灵感汲自流行文化,而 Swatch 本身也很快成为画家、雕塑家、音乐家、电影人等世界著名艺术家们舒洒写意的画布。媒介本身并不是关键,关键在于要创作出独树一帜的作品,发挥创意灵感及创意的表达方式。1984 年,Kiki Picasso成为与 Swatch 合作的首位艺术家。这时,首款 Swatch 腕表与公众见面还不到一年。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美国画家 Keith Haring 创作了一系列原型表,Haring 设计的四款 Swatch 腕表在美国生产和销售。自那以后,Swatch 与艺术的结盟,促成不同领域艺术家与 Swatch 成功进行一系列优秀合作。

Swatch Art Specials

在为“世界上最小的画布”设计的诸多精彩作品中,由 Alfred Hofkunst、Jean-Michel Folon、Sam Francis、Mimmo Paladino、Mimmo Rotella、Nam June Paik、Not Vital、Akira Kurosawa 和 Pedro Almodóvar 创作的经典 Swatch Art Specials 是其中之一。多年来,艺术家们一直丰富着 Swatch & Art 系列,而这些艺术家的创意能力,最早通常是在巴黎、米兰、伦敦、东京和上海等全球最酷城市的 T-型台上崭露头角的。为 Swatch 创作过重要作品的艺术家包括 Agatha Ruiz de la Prada、Jean-Charles de Castelbajac、David LaChapelle 和 Jeremy Scott。

Swatch Art Special Collection 的新添作品包括西班牙多媒体艺术家 José Carlos Casado、英国流行歌手和艺术家 Mika、上海摄影师 Birdhead的新颖设计和来自 Olaf Hajek 与 Alexander Gorlizki 的绚丽图形设计以及德国双人组合 EVA & ADELE、荷兰艺术家 Sigrid Calon 及葡萄牙著名概念艺术家 Joana Vasconcelos 的现代艺术作品。

包装是每一款 Swatch Art Special 产品不可或缺的部分,正如腕表本身一样,这些包装也经常给人带来愉悦和奇思妙想。

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

随着上海 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 的创办,Swatch & Art 故事进入一个新境界。作为外滩上的一颗明珠,酒店由 Swatch Group 彻底复建,并于 2011 年向公众开放。酒店内有两个楼层专属用于入驻艺术家的工作室和生活区。自 2011 年以来,来自 39 个国家的逾 150 名艺术家获得 Swatch 的邀请,在酒店内居住和进行艺术创作,每次最长 6 个月时间。2014 年末,Swatch 邀请公众前往参观首个 “表面与痕迹”(FACES & TRACES)展览,这是由当前和前入驻艺术家们创作的“痕迹”艺术展。在活动开幕的庆典中,“街头艺术节”是一个亮点,这里不但有现场油画创作,更有瑞士约德尔歌唱家在外滩进行的全球首次现场表演。当晚,酒店各处的艺术氛围和现场艺术表演,让数百名游客如醉如痴。“表面与痕迹”展览向公众开放至 2015 年 2 月末,吸引了成千上万名游客亲临这一地标性酒店。

La Biennale Arte

自 2011 年起,Swatch 和 La Biennale di Venezia 结成伙伴关系,至今已取得长足发展,Swatch 由此与艺术间的关系日益紧密。La Biennale Arte 是全球闻名的艺术展。2015 年,Swatch 在该艺术展上大幅提升自身形象,分别在 La Biennale Arte 的两个主要展区 Arsenale Nord 和 Giardini 设立了自己的展厅。展厅描绘了 Swatch & Art 故事的宽度与广度。在“Swatch 面向 2015”这一主旨的引导下,Swatch 将艺术家从上海和 The Swatch Art Peace Hotel 带到威尼斯,与曾为 Swatch Art Special 作出过贡献的 EVA & ADELE 和 Joana Vasconcelos 等现代艺术家共同展览作品。

永远的创新新产品

三十多年前,首款 Swatch Gents 一举征服世界。自那以后,这一瑞士表制造商引入了多系列的创新产品,包括从最初的 Originals 到 POP Swatch、Irony、Skin、Scuba、Chrono Automatic、.beat、Big Classic、轻量级的 Irony Xlite 和 SISTEM51。SISTEM51 出色的机械机芯仅有 51 个部件,是首个完全由机器组装的机械腕表,堪称机械变革!另一款彰显 Swatch 创新精神的热门腕表是 Swatch Touch。这一引领时尚潮流的腕表具有色彩艳丽的条纹、宽大的 LCD 表盘和代替按钮的触感区。Swatch Touch 将街头时尚带到手腕,凸显来自城市节奏、电声和纯粹运动活力带来的灵感。Swatch  创新通过全新 Swatch Touch Zero One 展示出另一令人惊叹和喜悦的特质。这款腕表让五个世界(击球、鼓掌、步伐、训练和时间)合为一体,提供 18 种新功能,使沙滩排球和运动生活更具乐趣。这款腕表还可与一款由 Swatch 设计、引人入胜的原创智能手机程序连接,增强球手和球迷的体育与健身体验。

塑料、硅胶、不锈钢和铝金属继续为设计者提供丰富的颜色、纹理和技术选择,通过奇思妙想、快乐无比的方式计时,让粉丝们惊叹欢呼。更多新材料有待进一步发掘。

运动

运动是 Swatch 特质的一个基本组分,自品牌之初,Swatch 一直在倡导和支持极限和日常运动,这些是挑战年轻人充分发掘潜力的运动。Swatch 通过官方计时和赞助全球各类项目和赛事的方式提供支持。Swatch Skiers Cup 将另一令人兴奋的比赛带入 Swatch 支持的诸多运动赛事之中。由于 Swatch 的全面支持,女子冲浪的认知度大幅提升,而 Swatch Primeline Munich 则显示出 Swatch 对极限运动最出色的参与(山地自行车斜坡运动)。

冲浪

近年来,Swatch 为极限运动延伸了支持,将女子冲浪运动纳入其中。在 2010 年于 Seignosse-Hossegor 首次举办 Swatch Girls Pro France 及在 2011 年 Swatch  将国际职业冲浪带入中国后,2014 年的 ASP 女子世界冠军巡回赛(WCT)和 Swatch Women’s Pro Tresteles 2014 让 Swatch 的支持达至最高水平。在秘鲁,Swatch 正携手冲浪冠军 Sofia Mulanovich 支持一个优秀项目。Sofia 邀请来自不同背景和地区的 12 位年轻冲浪人才,来到她设在 Punta Hermosa 的高级冲浪学院,学习如何把握海洋和运动环境,借助纯粹的能量和出色支持,帮他们实现梦想追求。

自由式滑雪和滑雪板运动

Swatch 长期以来致力于极限运动,其中一个体现就是冠名赞助 Swatch 自由滑雪世界巡回赛。Swatch 品牌与这些令人兴奋的比赛(自由式滑雪板和滑雪)的紧密联系始自 1996 年的 Verbier Xtreme 赛事,并随后逐步发展为合作关系,在 2008 年推出自由滑雪世界巡回赛,直至今日。

Swatch Skiers Cup

作为全球首个洲际自由滑雪比赛,来自美洲和欧洲的顶级团队在一系列高山和越野坡道比赛中一一角逐。在 2011 年和 2012 年于智利巴耶内瓦多举办最初的两次比赛后,Swatch Skiers Cup 班师瑞士采尔马特。2014 年,美洲队分别胜出 2 场,而在 2015 年的年度比赛中,欧洲队以 3-2 超出,在采尔马特 Swatch 的主场一举击败美洲队。

沙滩排球

Swatch 和沙滩排球之间有着悠久的合作历史,从南加州发源地多沙的海滩,到今天全球为这项运动建造的专用体育馆,Swatch 品牌一直是这项运动的坚强后盾,并树立起全球声誉。Swatch 作为 FIVB 沙滩排球 SWATCH 全球巡回赛的冠名赞助商达十年之久,今天 Swatch 是全新的 Swatch 沙滩排球主系列赛的冠名赞助商。

Swatch Proteam

Swatch Proteam 汇聚了顶尖选手,他们在滑雪板、自由式滑雪、FMX、冲浪和沙滩排球等极富挑战、激动人心和创意十足的项目中出类拔萃。同 Swatch Proteam 的选手们一样,Swatch 也热爱挑战极限,勇于实现不可能。

Swatch – 公司责任

Swatch 在六十多个国家有着积极活动,与社区保持着多层级的互动,同时也了解自己作为雇主的角色和作为生产商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在秘鲁,Swatch 支持 Proyecto Sofia Mulanovich 为发展秘鲁冲浪人才和普遍责任意识所进行的努力。在为期三年的学习计划中, 年轻人不仅获得顶级水平的竞技冲浪训练,同时也修习聚焦环境保护、健康生活和公平竞争等主要领域的人生课程。在意大利米兰举办的题为“Feed the Planet: Energy for Life”(喂养地球:生命能量)的 Expo 2015 展览上,Swatch 踊跃支持 The Treedom 项目。该项目旨在通过在肯尼亚种植 5100 株果树,帮助提高非洲的绿化程度。自 5 月 1 日起,在 Swatch EXPerience 临时商店购买 Swatch 的前 5100 名访客,已获得作为活动礼品赠送的一株果树。他们可以通过输入特殊卡片上印刷的个人编码,在线观看果树的成长。借助这一绿色项目,Swatch 同时追求了两个目标:在为环境产生利益的同时,为在肯尼亚种植果树的农民提供支持。

Swatch Finder

Swatch_Finder_Teaser